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银月之上面具之下 > 第94章 追踪飞耳紫晶鼠(1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差点儿忘了——”阿执爬起来,又恨又怨,迅速收回了悔婚书,只恨轻信别人的性格不容易改掉,一面直指首领大人,“你派他来杀我。”

  三张面具同时看向蒋亦彬。

  徐师:“追杀?”

  “怎么回事?”首领大人的表情虽然看不出来,但从他的语气听得出来,他并不晓得蒋亦彬私自决定追杀阿执。

  蒋亦斌看了眼没能夺回来的悔婚书,没有多做解释,压低了声音跟三个面具人道:“今夜除妖场不知为何多了长公主府士兵的身影。”

  “揭榜下场的时候,不是用了化名么?”

  “似乎走漏了风声。”

  这下子,阿执被晾到一边,她挺愤怒的:“你们在商量什么?银月缶果然要杀人灭口了?”

  蒋亦斌深吸一口气,一个凌厉且不耐烦的眼神杀向阿执。

  徐师:“那我们该走了。”

  “最后一次劝你,”面具首领迅速向阿执道,“悔婚书交来。”

  “不,绝不!”不明真相的阿执,还在为银月缶蛮不讲理的“诱骗和刺杀计划”感到震惊,“我再也不相信你啦。你先把飞耳交给我。不然,我就把你们所有的阴谋公布天下!”

  看来,这个僵局是打不破了。

  “悔婚书又不是你的。”蒋亦彬说这话的时候,简直在咬牙切齿,仿佛阿执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魔,恨不得把她给切得细碎,“拿来。”

  阿执察觉到了蒋亦斌莫名的敌意,真是奇怪,与他应当没有正面冲突,为什么屡屡追杀,紧紧不放?

  她只是单纯觉得,常年隐匿于黑暗中的银月缶,自然带着浑身的邪气和恶毒。于是更加咬紧牙关:“你也跟他们一样想要悔婚书吗?简单,先把飞耳给我。”

  程不寿只觉得头晕:“争嚷了一晚上。一个要悔婚书,一个要除妖榜,一个要飞耳换北泽赤鲸脂。我的美酒咋办啊?”

  自然没有人顾得上他心心念叨的美酒。

  徐师坐着盘算,已经察觉到长公主府兵,大约很快将至,停留下去绝不是个好办法,便低声道:“时禹,她不交还,又不能硬抢,等长公主的人追来了,才叫麻烦。”

  “我带飞耳回地下法场,徐师把飞耳交还除妖场,不寿和亦斌分散开长公主府的兵力。”

  “是。”

  “她怎么办?”徐师斜眼“不寿或亦斌,还得分出一人保护她么?”

  看到蒋亦斌憎恨阿执的眼神,徐师笑道:“好好,不用亦斌。”

  “没人知道名单在她手中。长公主是冲着银月缶来的。”面具首领做出了精准的判断,“她与我们呆在一起,反而有危险。”

  阿执只听到嘀嘀咕咕,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你们又商量什么诡计呢?我的飞耳呀,刚才都说好了!”

  “走。”

  四人不再理睬阿执。面具首领当下踮脚飞檐,程不寿、徐师和蒋亦斌分别戴上面具,四个面具人兵分四路。

  “哎?”阿执下意识地追赶面具首领,谁知他足下生风、速度极快:“想要飞耳?那你得跟上。跟得上就跟过来。如果我们到了除妖场还是没见到你,这只飞耳就随便丢给哪个人。”

  “不可以——!”

  面具首领提着飞耳已经走很远了。

  徐师、程不寿和蒋亦彬,或与阿执擦身而过,或提着另一只飞耳赶往除妖场,或反方向眨眼间消失在夜色中。

  阿执左看右看,只恨没早早学会分身术。

  “喂——”

  蒋亦彬停顿了下脚步,悔婚书就在没什么防御能力的白衣女子手中,他使个招下点儿狠手,一定能顺利抢回来。但是他不能。碍于首领的命令,他只能咬牙狠狠,再做打算。

  因为在四人分头行动之前,面具首领低声却无比清晰地叮嘱,且那话明显是说给蒋亦彬听。

  “我们会帮你拿回悔婚书,但不是现在。”

  面具人看了眼阿执。

  “别伤害无辜。”

  徐师的声音远远传来:“小娘子,跟上来呀。追不上的话,飞耳就给别人喽。”

  “什么??那是我的飞耳——不能给别人!!”

  “看你脚程喽。”

  阿执匆忙打起灯笼,徐师故意放慢脚步给她追上的希望,她冲着银月缶首领消失的方向一跺脚,只能转头去追徐师。

  从蒙面少女的肩上落下一只不起眼的小小纸鸢。

  四个面具人都赶在前面,谍听纸鸢也没贴在他们的身上,银月缶自然没有发现躲在暗处的少年。

  折鸢吊着刚刚接上的手臂,走起路来有些瘸拐。尚且能动的另一只手手指上,一模一样的小纸鸢靠近嘴边,似乎在轻声呢喃。

  就算有金边露甲救了他一命,可遭到豪彘袭击留下的重伤得好一阵子才能痊愈,至少飞耳的场,他下不了了,所以这一晚上,除妖榜并没有递交。

  可少年如此机灵好动,怎么可能真正听从判官大人的指示,乖乖呆在场边呢?

  不能参与除妖,暗中藏在一旁偷听,总没问题吧。

  然后,他又一次碰到了阿执。

  对除妖场上的陷害计量,比如纸鸢贴在她的身上,完全不会有察觉。这种十足的门外汉,居然还屡屡下场。

  不把她当做“血包”或者诱饵,真是对不起她的那份莽撞。

  于是,白衣少女又一次成了折鸢瞄准的大目标。

  令折鸢没有想到的是,这“血包”给了他好大一个惊喜。

  她竟然把他引向了银月缶。

  看着三张银质面具,折鸢体内叫嚣着复仇的狂躁。

  就是你们杀了我的恩师。

  此仇不报,活在世上岂不是太窝囊!

  因为重伤未愈,体力透支,折鸢很难将气息控制在银月缶察觉不到的范围内,也就不得不躲得远一些,免被发现,靠贴在阿执肩上的谍听纸鸢传递来的几人对话。而这远程传话,在折鸢没有完全练成招式之前自然很容易出岔子,简单来说,恩师在完全教会折鸢远距离谍听之前丧命银月缶之手,少年半瓶晃的水平,不能听的很清楚银月缶他们究竟在争执什么。

  有限的清晰字眼儿中,必然有重复率最高的三个字“悔婚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