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薄情郎君惹了罗小娘 > 第0350章 单掌碎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丹,年约三十出头,任武林副盟主多年。

  此人智谋过人。要不是他,武林盟主之位就被严逸窃取了。

  他拆穿了严逸的阴谋,却害得他的拜把子兄弟,武林盟主身殒。因而他带人一路追踪至平城。

  李丹的武功来自外番,擅长缩骨之术,内力自然非比寻常。

  这单掌断石之功,正是他师门必修之课。因而他稳步来到那块坚硬的大石之前转了一圈。

  此石浑圆,似乎毫无缝隙,但李丹却发现它与地面所接触的地方有一处孔洞。

  李丹已胸有成竹,运内力于右手之上。

  罗娇娇见李丹并无任何大动作,只是将右手放于石上闭上了眼睛。

  薄郎君等人却知此时的李丹已经将内力灌于掌中。

  李丹突然眼眸大睁,断喝一声:“开!”

  他的右掌抬起劈落石上,打出一声闷响。

  众人的心神一凛,各自退后半步站定,然后他们的眼神“唰”地齐聚大石之上。

  罗娇娇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大石有何异样,不免走近去瞧。

  李丹的手已经离开了大石,人走回了张冲的身边。

  “想不到各位俱是神功盖世!”

  朱真当真是开了眼界。他走到一脸疑惑之状的罗娇娇身边轻轻地拍了一下那巨石。巨石“哗啦”一声碎裂开来,惊得罗娇娇倒退三步,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第三关就是以叶为器,一招击落树上所有的铜钱!”

  朱真的两个弟子开始在一处空地四周的树上挂铜钱。

  “这么多铜钱一次击落?”

  罗娇娇走进林中空地看着周围树上的铜钱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晶亮的光芒。她粗略地数了一下,那些铜钱不下五十余枚。

  “怎么样?如果你们做不到,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朱真扫视了一眼薄郎君等人。薄郎君惯以银针做暗器,以树叶为器的功夫要求内力相辅。

  这内劲的拿捏十分关键,况且还需一招之内射落五十余枚悬挂与树上的铜钱,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罗小娘!你先试试!”

  薄郎君先对罗娇娇道。

  “好!”

  罗娇娇练暗器的功夫尚浅,但她能以雪花为器,所以薄郎君让她先来。

  姜玉帮罗娇娇揪了一把不下于五十枚叶片。罗娇娇握在双手心走到场地中间,将内力凝聚于双手,然后身子旋转掷出了手中的叶子。

  一阵“叮当”之声过后,树下落了许多铜钱。

  罗娇娇停止了转动,抬头看向四周的树上,发现还有几枚铜钱在树枝上晃动着。

  “想不到你年龄轻轻,竟然有如此暗器造诣!如果你再练上几年,恐怕射下这些铜钱已不在话下!”

  朱真赞许地看向罗娇娇。他对她的敌意已经少了几分。

  张冲和李丹也试着以叶为暗器将那些重新挂上的铜钱击落,但都没有成功。

  “郎君!你一定可以的!”

  罗娇娇走到了薄郎君的身边笃定地道。

  “你们需退出林子,免得受伤!”

  薄郎君说完走向了场地中间。

  罗娇娇和姜玉跑向了官道之上。他们飞身上了马车箱顶,立在上面看着林子里的薄郎君。

  张冲和李丹也走出了林子,学着罗娇娇二人的样子站到了马车顶上。

  朱真和他的两名弟子却是寻了林子里的两棵高大、粗壮的树,坐在上面观看。

  薄郎君根本没摘树叶,而是使出了冲天十八掌的旋转之力,将树上的叶子旋到身子周围,然后以暗器之力将他们转圈飞射出去。

  只听得“嗖嗖”之声不绝于耳,那些摇动的铜钱纷纷落地。

  树上的朱真和他的两名弟子只觉得疾风袭面,忙不迭地用手臂护住了面部。他们根本没看清薄郎君是如何出招的。

  罗娇娇等人只看到树叶如龙卷风般的旋转,又突然向四周射去。

  等大家回到了林中,看到的是满地的断枝残叶。那五十余枚铜钱都躺在了树下的落叶上。

  朱真凝视了薄郎君片刻,然后转身欲走。

  “等一下!”

  躲在一棵大树后的葛真人转了出来叫道。

  朱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他的大师兄葛真人。

  “令牌!”

  葛真人将手中的拂尘一摆,然后看向他的二师弟。

  朱真蹙了一下眉头,然后一甩袍袖,两枚令牌飞向了薄郎君。

  薄郎君觉得一股强劲的力道袭向自己,忙侧身躲过,再伸手抓住了两枚令牌上挂的穗儿。

  绕是如此,他的手指也被丝穗划伤,渗出了血渍。

  “郎君!”

  罗娇娇见状大惊失色,赶紧跑了过去。

  姜玉从怀里摸出止血的伤药给薄郎君撒在手指上。

  “我们只有拿到这三块令牌才能见到我的师傅!”

  葛真人歉意地看着薄郎君受伤的手指道出了他要令牌的缘由。

  罗娇娇给薄郎君包好手,然后扶着他上了马车。

  张冲和李丹没想到薄郎君的武功如此高强,两个人互相望了一眼,然后也上了他们自己的车。

  葛真人上马车之后询问这个薄郎君师从何人?张冲和李丹摇摇头表示不知。

  “幸亏我师傅吩咐我来接应你们!否则我师门的那些不知深浅的弟子们恐怕就会遭殃了。”

  葛真人并不知道他师门的那些弟子们大部分都被薄郎君的隐卫们擒获了。

  薄郎君等人被朱真拦截耽误了时辰,所以他们在天黑时还未到沿途的县城。

  马儿奔跑了一天也乏了,脚力自然就慢了下来。

  现在就算到了县城也进不了城门。姜玉索性任马儿自个儿前行。

  夜半,姜玉才看到一家挂着红灯笼的客栈。

  客栈的伙计拢着衣袖坐在门槛上倚着门框睡着了。

  马蹄声将他惊醒。他一骨碌爬起来揉了揉眼睛,看清了住店的人数。

  薄郎君等人下了马车,走进了客栈。

  伙计叫醒坐在柜台后蜷缩着身子的客栈老板。

  “三间上房!一个高档套间!”

  姜玉对站起身来看向他们的客栈老板道。

  客栈老板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伙计请薄郎君等人随他上楼。

  薄郎君对这家客栈不甚满意,所以他皱着眉头进了内室。

  罗娇娇倒是觉得挺不错的。房间的价格虽然不贵,看起来倒很舒适。

  姜玉付了押金,然后提着热水走进房中。他只看到了罗娇娇一人,便抻着脖子望向了内室。

  “郎君什么也没说!”

  罗娇娇悄悄地对姜玉道。姜玉这才松了口气,去门廊里的通铺睡觉去了。

  姜玉这几夜都没睡,白天还得驾车,现在疲累的很。他若是再不好好休息,恐怕明天就坚持不下来了。

  据探子回报,朱真带着他的两名弟子骑马赶回龙阳去了。他们师门下山寻仇的弟子已经被抓得差不多了。

  客房门外有侍卫们轮番执勤,还有隐卫们暗中保护,姜玉觉得已经无大碍了。

  住在张冲和李丹隔壁的葛真人端坐在榻上修习内功。突然一支羽箭穿过窗户射向他的面门。

  葛真人偏头抬手抓住了那支羽箭,解下绑缚在上的帛条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不能让他们去见你师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